【杨家将(改)】(05)【作者:wgy5858】

字数:5067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第五章:何春张山辽营卧底 杨家九妹被擒遭辱

  长话短叙。那何春张山自杨府出来后,马不停蹄地赶往前线。十日后,便来到了宋辽两军对阵之地,向军营守卫说明情况后,便由军士带到了杨六郎的中军帐中。

  两人向六郎出示柴郡主亲笔书信,六郎见书信中郡主没有谈到任何情况,只是告诉自己此二人乃是自己当下最可信的两个家将,当下确认是自己夫人的笔迹后,便对二人深信不疑,吩咐手下军校道:「快快备些酒菜,二位一路风尘,辛苦非常,等歇息过后,再与本帅详细述说。」

  「多谢杨元帅,但事情紧急,还请元帅现在就听在下禀告。」何春急忙拱手说道。

  「嗯?何事如此紧急,快快与我道来!」杨六郎见何春焦急的样子,便止住了那个军校。

  「此事事关重大,还请元帅单独听我禀告。」说罢,何春扫了中军大帐中其他的将领一眼。

  杨六郎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,沉声说道:「在这里的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你二人只管说话,绝对不会有问题,我绝对不会不相信自己的兄弟!」
  何春张山见状,对视了一眼,咬了咬牙,点了点头。

  何春拱手说道:「我兄弟二人绝没有不相信各位将军的意思,只是因为事情实在是太过重大,既然元帅如此,那我二人这就回禀。」

  于是何春将在杨府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,当然,他们和郡主以及王妃的事情自然是略过。

  杨六郎以及众位将军听完后都是大吃一惊,杨六郎更是抱拳说道:「原来如此,杨延昭在此谢过二位,如此大恩,待破辽后自当厚报!」

  「元帅不可!」何春张山急忙单膝跪下:「元帅和众位将军在前线舍命卫国,我兄弟二人乃是郡主属下,保护郡主乃是分内之责!」

  杨六郎此时说道:「二位快快请起,请二位尽快歇息,待明日本帅再与二位细谈。」

  「元帅,还有一事,不知参军王凯可在此?」何春问道。

  「那个小人,说是参军,就是来监视我们的,根本就不懂行军打仗,到前线还带着几个女人来,现在还不知道在睡在哪里呢?哼!」却是杨六郎手下的猛将孟良愤愤地说。

  「孟良,小心说话,当心祸从口出!」杨六郎呵斥道。

  「元帅,本来就是这样,你说他来的这些日子……」

  「闭嘴!」杨六郎狠狠地瞪了孟良一眼说:「王参军岂是你能评鉴的!」
  焦赞在旁边拉了一下孟良的衣襟,孟良知道不是场合,便低下头来不说话了。
  何春在孟良说话的时候,左右看了看这些将领,看出这些将领都是一种愤愤之色,心中便是大定。

  「杨元帅,孟将军说得也许真的是不无道理!」

  「嗯?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杨延昭疑惑地看向二人。虽然他对王凯也是意见满腹,但作为一军统帅,但以大局为重,所以平日里也是安抚手下的将领的情绪为多,听到何春这样讲,便生出了一些想法,想听听何春到底有什么说辞。
  「杨元帅,这次偷袭杨府的几个辽狗,在我们兄弟的审讯下,说出了我们营中的奸细,正是这王凯!而且,绑架杨元帅家眷的注意,也是此人想出来的!」何春缓缓地说了出来。

  「我操他妈,这个屄货,竟然这么阴险,我去取他狗头!」听了何春的话,孟良顿时暴跳如雷。

  「孟将军稍安勿躁,您这样大张旗鼓的拿人,他如果不承认,将军岂不落人手柄,若杨元帅相信我兄弟二人,不如让我兄弟二人扮作盗匪,将此人绑至无人之处,慢慢审来,元帅和众位将军在暗处隐藏,待此人彻底招供,元帅和众位将军再现身,到那时,也就不由得他狡辩了!元帅您看……」何春此时又将老市井混混的手段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杨六郎听得此话,不由得对二人高看一眼,心中想到:这二人心思细致,众位将领都是战场上正面冲杀之人,论这种阴谋智计,营中还真的是无人可出其左右,于是点了点头说道:「就依你二人之法!」

  长话短叙,在何春和张山这种市井混混的手段下,王凯是竹筒倒豆子,把自己知道的清清楚楚地说了个明明白白。杨六郎和众位将军听罢皆是倒吸一口凉气,心中想到:若不是早知道这些事情,恐怕这次宋军真的是凶多吉少啊!也不由得对何春张山二人感激不尽。

  「二位兄弟,这次幸亏你们,不然我军真的是危险了!二位乃是我大宋军队的大恩人!请受杨延昭一拜!」说罢,杨六郎竟是向二人跪了下去,众将军见元帅如此,自然也是跟随杨六郎齐齐跪了下去。

  「元帅,诸位将军,切切不可啊!」何春张山见状,也是马上双膝跪地,齐声说道:「元帅,诸位将军,你们皆是国家之栋梁,我二人不过是巧合之下做了此等小事,如何能比得上诸位啊!」

  杨六郎以及在场众将见二人居功不傲,心中更是对二人敬佩不已,于是大家都起身落座。

  此时只见孟良向杨六郎拱手说道:「元帅,二位小兄弟既然点子多,那九妹之事不如让二位给想想办法!」

  「多嘴,二位兄弟鞍马劳顿,岂能再让二位操劳!」杨六郎大声喝止道。
  何春张山皆是疑惑:九妹什么事情呢?

  还没等二人发问,就听孟良急急说道:「元帅,人命关天啊,九妹被擒已经一天了,辽狗还没送来书信谈判,怕是夜长梦多啊!」

  二人一听明白了,不由得低头思索起来。杨六郎见二人低头不语,深深地瞪了孟良一眼,便也看向二人。

  过来大约半个时辰,只见二人互相贴耳说了几句,又互相深深地望了一眼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齐齐站起身来,何春向杨六郎拱手道:「杨元帅,我二人本事市井混混,蒙郡主不弃,得以为郡主效力,今又得元帅与众位将军垂青,我兄弟二人虽肝脑涂地,无以为报!元帅与众位将军请安心在战场上与辽狗厮杀,营救九将军之事我二人必将竭尽全力,死而后已!」

  杨六郎与众将军见此情景,不禁感叹,大宋如果多一些这样的人,辽狗岂敢犯我!

  「那二位可有什么打算?」毕竟事关重大,杨六郎还是想知道二人的行事方法。

  「元帅,等下我们会让王凯那狗贼手术一封,说我二人乃是他的心腹,前去辽营报信,将军需要配合我们兄弟二人一下,故意打几次败仗,那辽狗定会对我兄弟深信不疑,然后我二人定会寻到机会,将九将军安全救回。当然,在此期间,我二人定会尽力保护九将军周全!」何春向杨六郎回到,「还有,杨元帅,王凯那狗贼不能让他死了,更不能让他跑掉!可能还有有用之处!」

  「嗯,此计可行,请放心,本帅必定严加看管此贼!只是二位却是身陷险境,一定要加倍谨慎!二位可好好歇息,明日出发。」

  「元帅,事不宜迟,多待一时,九将军便多一时危险,我二人取了王凯那狗贼的手书后,即刻便出发。」

  「唉……」杨六郎感叹一声,「大宋有兄弟二人,幸甚!如此,多谢二位兄弟,待二位兄弟平安归来,延昭与帐下众将定大礼迎接!」

  「杨元帅、诸位将军,告辞!」何春张山拱手道。

  说罢,二人就去找那个倒霉的王凯去了。

  话分两头。

  杨九妹乃是被辽将萧宝所擒。那萧宝是辽营中排名比较靠前的大将,每每出征,总是得胜,深得辽国萧太后喜爱。只是此人生性好淫,在辽国就已经有三房妻子,但辽人本身对男女方面的事情看得很淡,非常随便,所以萧宝在外边也是时常的沾花惹草,据传说好像和萧太后还有一腿。

  当日得胜回营之後,萧宝命人将杨金花押进大帐。

  不一会儿,杨金花被几个辽兵推搡者进了大帐。只见那杨金花双手反绑,盔甲已被解去,里面是一袭白色劲装,一对大奶子简直是喷薄欲出,更衬出凹凸分明的身材。

  萧宝看在眼里,心中大喜,这小娘子可是太合胃口了!于是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从头到脚的上下扫着。

  那杨九妹昂首挺胸,大义凛然,看着萧宝那色眯眯的眼神,大声喝到道:「姓萧的,要杀就杀,我们杨家没有怕你们辽狗之人!」

  萧宝不慌不忙道:「小娘子,你这中女中极品,我怎麽舍得杀你呢?像你这种女人,我们大辽可是不常见到哦!今日我萧宝有幸,还不得好好操操你们这大宋的女将军,看看你们杨家的女将军在床上是不是也如此骁勇!哈哈哈……」
  杨金花怒道:「辽狗,你若敢碰我一下,定叫你全家不得好死!」

  萧宝淫笑道:「哈哈!杨将军,让我全家不得好死,可以啊,等一下你的骚屄尝过我的大鸡巴以后,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,那你就我们大辽杀吧!哈哈……来啊,上枷锁!」说着,一挥手,几个辽兵顿时心领神会,像饿狼般扑了上来。
  两名辽兵解开绑绳,分别用力向后压住住杨九妹的两条手臂,另外两个用力向杨九妹的膝弯踹了下去。杨九妹虽然武功高强,但是在绝对力量方面却根本不是萧宝这几个贴身侍卫的对手,便「扑通」一声跪了下去。辽兵便给杨九妹戴上了枷锁。

  此时的杨九妹真的是只能任由摆布了,只见她脖子上的枷锁是一字型的,双手被分在头部两侧,与耳部齐平,分别距离大概一尺左后,形成一条直线;双腿被分开一米多,在脚腕上也是被套上了木制的枷锁。这样,杨九妹只能双膝跪地,想站起来是十分的困难了!

  那萧宝走到杨九妹跟前,用手捏了捏她的下巴,淫笑道:「哈哈哈……怎麽样?杨将军,现在可还是要杀我全家?你怎么去啊?你个大骚屄,还是乖乖地在这里挨操吧!」说着,双手上下挥舞,只听几声裂帛之声,转眼间杨金花变成了一只赤裸羔羊。

  只见杨九妹一身雪白皮肤,胸前的一对大奶子直接蹦了出来,竟是颤颤巍巍了好几下,由于没有奶过孩子的原因,一对奶头是粉红色的,只有花生米大小;往下看去,由于常年习武,小腹平坦,并且隐约可以看见有一点腹肌的样子;由于是双腿分开的跪姿,杨九妹的小骚屄在稀疏的屄毛下也隐约可见;向后看去,杨九妹那雪白的大屁股竟然在跪姿下也翘出好多,真的是前凸后翘,典型的巨乳、蜂腰、翘臀,完美的身材。

  此时杨九妹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她又羞又忿,又急又气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想要挣扎,却是由于枷锁的原因,只能跪在那里左右扭动,两个雪白的大奶子也随着左右晃动起来。杨九妹自己看不到,但是旁边的萧宝可是被这晃动的大奶子吸引住了。

  那萧宝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,探出双手,一把抓住杨姐妹那雪白的大奶子揉搓起来,双手竟然刚刚握住,:「哎呀!这大奶子是怎么长出来的,我们辽国也找不到这样的奶子啊!」

  「住手!你个辽狗!快住手啊!」杨九妹此时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却又躲不开,只能嘴里怒骂:「辽狗!我杀了你!你快住手!」却不知这只是能增加萧宝对她的凌辱之心。

  「哈哈……骚屄,你确实能杀了我,你这对大奶子就能闷死我,我说杨将军啊,你这奶子得多少人摸过才能长这么大啊!」萧宝一边使劲地揉捏着杨九妹的大奶子,手指深深地陷在乳肉中,一边还不忘在语言上羞辱着她:「看来杨将军在宋国也是大骚屄一个啊,是不是没事就找几个士兵揉你这对骚奶子,然后再操操你这个大骚屄啊!」说罢,用手在杨九妹的小骚屄上扫了一把。

  「休要胡说!辽狗!你不得好死!」杨九妹忍着奶子上传来的疼痛和麻痒,扭动着身体说道:「辽狗!妈才是大骚屄!你全家女人都是大骚屄!」九妹此时只能在语言上和萧宝针锋相对,却也是不管不顾自己说的话是多么的下流了。
  「哈哈!是啊!我妈是个大骚屄,我那几个老婆也都是大骚屄!」萧宝把一只手的两根手指伸进了杨九妹的骚屄里,一边使劲地抠挖着,一边看着她的俏脸说道:「我妈是大骚屄这件事情是大辽国都知道的,我现在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!可这又能怎样?我们辽人就是这样,我老妈和老婆连我的手下搜操过,怎样了?你们女人长着个大骚屄不就是让我们男人操的么?至于是哪个男人操是不重要的。就像杨将军你,一会要被我的大鸡巴操,还会被我手下的人操,这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,是么,杨大骚屄!」

  「呸!不要脸!辽狗有本事把我放开,看我不杀了你!」杨九妹扭着身子,忍着奶子上的疼痛,更要命的是骚屄中的疼痛和麻痒,自自己的丈夫三年前去世之后,这里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进去过,自己有要求的时候就拼命的练功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现在被萧宝这样大力地抠挖着,自己好像有了感觉,她觉得自己的小屄好像已经有水流出来了。杨九妹只有通过骂萧宝来转移注意力,拼命压住自己心中已经开始点燃的欲火。

  再说那萧宝,右手的两个手指飞快地在杨九妹的骚屄中用力抠挖着,他感觉到杨九妹的骚屄中已经开始大量流出淫水了,口中戏谑道:「哈哈!在战场上英勇无比的杨家九妹,果然是一个大骚屄,本将军才用了一分的功夫,你这骚屄就已经流出这么多的淫水,看来平日里没少被人操啊!今天本将军定要让你这大骚屄口服心服,成为我胯下最淫荡的母狗!哈哈……」说罢,萧宝用拇指按住杨九妹的阴核,轻轻揉弄起来,同时又加了一根手指,插进了杨九妹那淫水已经泛滥的骚屄里更加用力的抠挖起来。

  可怜杨九妹冰清玉洁的身体,哪里经得起这般挑逗,她整个人都崩溃了,她扭动腰肢,骚屄中传来痛、痒、麻的感觉直冲大脑,骚屄一阵阵的抽搐,忍不住地张口发出一声声地似是痛苦、又似是快乐的声音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  那萧宝见此情景,不禁哈哈大笑道:「大骚屄,这就受不了了,这只是今晚的开胃菜而已,本将军今晚会让你尝到真正的欲仙欲死的滋味!哈哈……」口中虽然说着话,但是手指却没有丝毫停顿。

  「啊……」终于,杨九妹再也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欲望,在萧宝手指狠狠地抠挖中,骚屄里的抽搐感更加明显,浑身出现了潮红的颜色,终于是泄了身子,骚屄中的阴精竟然是喷了出来。幸亏是两个辽兵左右抓住了她的枷锁,否则杨九妹早就瘫倒了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」萧宝大笑这站起身来,把从杨九妹骚屄中刚抽出来的右手放在了她的眼前,那手上沾满了杨九妹泄出来的阴精。萧宝抖了抖手,几滴阴精甩到了杨九妹的脸上。杨九妹又羞又气地将头转了过去。

  「操你妈的大骚屄,给我转过来,看看你骚成什么样子,恐怕最烂的妓女也不会让手指就把骚屄喷出水吧!」萧宝一把抓住杨九妹的头发,强行把她的头转过来,嘲笑着说道:「杨么女将个个都是你这个样子吧,杨家在宋国的地位恐怕都是你们用骚屄换过来的吧!哈哈……」

  「休要胡说,我杨家上下都是凭借杀你们辽狗建立的战功!」杨九妹虽然为自己的泄身羞愧不已,但是听到有人污蔑杨家,还是打心底抵触的。

  「战功?哈哈,恐怕你所说的战功就是你们杨家的女人谁的骚屄被大鸡巴操得多吧!」萧宝抱着彻底从心理上摧垮杨九妹的心思说道:「是不是佘赛花的骚屄被你们宋国的皇上和大臣们都操过,所以你们的皇帝才给了她一个龙头拐杖,让她随时可以进宫,好方便大家操她啊!」

  「闭嘴!辽狗,不许侮辱我母亲!」杨九妹狠狠地瞪着萧宝。

  「侮辱?哈哈,你等着,等我们辽军攻破你们都城,让你亲眼看着我操佘赛花的骚屄。」萧宝用沾满杨九妹的阴精的手捏着她的脸颊说道:「到时候,我会让你们母女两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,露着骚屄和屁眼,并排地让我操,看看你们母女的骚屄到底哪个舒服!」

  「呸!」杨九妹一口口水吐在了萧宝的脸上,此时他已经不知道对萧宝说什么了,手脚又被枷锁锁住,只能吐上一口口水来表示心中的怒意。

  「好好好!本将军就喜欢你这种小烈马,看看你能硬气多久!」萧宝擦掉脸上的口水,抹在身上后,边脱衣服边说道:「现在本将军给你上正菜了,你们杨家枪法不是很厉害么?让你这杨家大骚屄尝尝我们大辽的肉枪枪法!」

  在萧宝三两下脱光了衣服后,杨九妹不禁是倒吸一口冷气:这是人的鸡巴么?只见萧宝的大鸡巴足有八寸多长,婴儿手臂粗细,通体黝黑,龟头竟有鸭蛋般大小,青筋暴露,直直冲天硬挺。

  萧宝看到杨九妹吃惊的样子,不由得得意地笑了,用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,抖了几下说道:「怎么样啊,杨大骚屄,本将军的肉枪你还满意吧?今天晚上,它可是要在你那大骚屄里操上一整夜呢!哈哈……」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这……这……太大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杨九妹已经是吓得话都说不连贯了。

  「不要?哈哈,你不是说碰你一下你就杀我全家么,今夜我就操你的大骚屄一夜,只要你不求饶,我就放你出去!」萧宝说罢,用手一指,吩咐手下士卒道:「将这个大骚屄腿上的枷锁取下,把她给我绑在那里!」

  于是几个辽兵取下杨九妹腿上的枷锁,把杨九妹架到了萧宝所指的地方。
  原来萧宝所指之地有两个一米多宽的木桩,与一般人的小腿齐高。几个辽兵七手八脚的把杨九妹的小腿绑了上去。这样,杨九妹就只能像蹲着马步一样地半蹲在那里。

  萧宝走上前去,一把抓住杨九妹的两个奶头,使劲地向前拉扯,将杨九妹那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都被拉成了竹笋的形状。

  「啊……」杨九妹吃疼,不由得身体向前倾倒,由于两条腿的小腿被绑,却又倒不下去,就变成了上身向前倾斜,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势。

  「哈哈……还说不是个大骚屄,被本将军摸摸奶子就主动把你那个骚腚撅起来了!」萧宝一边使劲地揉捏着杨九妹的两个奶头,一边继续羞辱着杨九妹:「大家看看吧,这就是杨家的骚屄,被男人捏捏奶子就受不了了,主动就把骚腚撅起来了!这就是等着男人大鸡巴操的姿势,看起来是经常这样被操啊!好,本将军就如你所愿,让你享受一下我们大辽的男人!」说着,放开了杨九妹的奶子,走到了杨九妹的身后。

  杨九妹听得萧宝羞辱她的话,真的是又羞、又急、又气,想要站起身来,却被两个辽兵抓住了枷锁,根本站不起来,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,看着萧宝向身后走过去,岂能不知他要做什么?不禁急道:「辽狗!快放开我!放开我啊!」
  「放开你?哈哈!会放开你的,不过不是现在,等本将军操得你服服帖帖的时候,本将军自会放开你的,到那个时候,就算是不这样绑着你,你也会像现在一样地撅着大骚腚求着本将军操你的!」萧宝已经站在了杨九妹的身后,双手拍打着杨九妹那雪白肥腻的大屁股说道:「现在,本将军要感受一下杨家大骚屄到底是什么滋味了!你就慢慢地享受吧!」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」杨九妹现在已经是惊恐了!她见过萧宝的大鸡巴后,心里就已经恐惧了,现在终于要被操了,哪有不惊惧之理?不禁是急的娇躯拼命地扭动。这样一来她的两个硕大雪白的大奶子由于姿势的原因垂直向下,随着娇躯的扭动一阵乱甩,看得那几个辽兵胯下已是高高支起了帐篷。

  「小的们,我操这个大骚屄的时候,这骚屄的奶子你们可以随便玩,只是不能玩坏了,本将军还得慢慢呢!」萧宝此时已经将两根手指插进了杨九妹的骚屄里,慢慢地抠挖着,杨九妹的骚屄却又是不争气地开始涌出大量的淫水。萧宝此时拿出手指,将自己那八寸多长的大鸡巴对准了杨九妹的骚屄说道:「杨家骚屄,本将军来了!我操死你!」说罢,借着杨九妹骚屄中大量淫水的润滑,狠狠地一下子就连根操了进去。

  这一下可要了杨九妹的小命,只听得「啊……」的一声凄厉的惨叫,杨九妹浑身紧绷,就要抬起身子,几个辽兵差点都没有抓住枷锁,赶忙使劲地抓住,使得她的身子没有抬起来。

  杨九妹现在只觉得骚屄中好像是被钉进了一根木桩,撑得没有一丝缝隙,就好像骚屄要裂开了一般。那大鸡巴的龟头死死地顶在了花心上,好像要寻找一个空隙钻进去一样。这种疼痛让她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空白,浑身的感觉都集中在骚屄上。大脑空白过后,骚屄中的疼、麻、酸一起涌入脑海。

  「啊……妈呀……救命啊……疼死我了……」杨九妹被枷锁拷在头部两侧的双手紧紧握着,由于被辽兵紧紧按住,只能疯狂地摇着头,死命地扭着那雪白的大屁股,想要把大鸡巴从骚屄中摇晃出来,嘴里大声喊道:「太……太大了……我受不了啊……快……快拔出来……啊……救命啊……我屄要裂开了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大骚屄,我操死你!」杨九妹的扭动使萧宝感到更加的舒畅,在享受了杨九妹的骚屄的紧致之后,便开始了快速地抽插。

  「爽了吧,杨大骚屄,我们大辽的肉枪比你们宋国的厉害吧!哈哈……本将军今晚就要在你的骚屄中好好练一练我们大辽的肉枪,让你的大骚屄永生难忘!」
  「求你了……拔出去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杨九妹流着眼泪哀求着说道:「求你了……让我歇一会儿吧……我屄真的是要裂开了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哈哈!杨大骚屄!本将军才刚刚有点感觉,你就慢慢享受吧!」萧宝一边快速地操着杨九妹的骚屄,一边拍打着她的大屁股说道:「你个大骚屄,今夜,本将军要将你变成一个只会撅腚求操的母狗!」

  只是一会儿,杨九妹骚屄中疼痛的感觉已经渐渐消失,替代的是麻痒的感觉越来越重,随着萧宝大力地操着,骚屄中的淫水越来越多,竟然是顺着骚屄流了出来。而杨九妹此时的声音已经变成了「啊……嗯……哦……」这样的淫叫,她已经开始享受萧宝那粗大的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了。

  那萧宝乃是此种高手,见到杨九妹如此模样,知道她是要到高潮了,有心要折磨她,竟是把大鸡巴一下子从杨九妹的骚屄中抽了出来。

  「别……不要……别拔出来……」杨九妹本来马上就要到高潮了,却一下子感到自己的骚屄中一空,竟是脱口而出。

  萧宝用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,用龟头在杨九妹的骚屄口上下摩擦着,淫笑着说道:「哎呀,杨大骚屄,你刚刚让本将军拔出来,这又说不要拔,本将军到底该怎么办呢?」

  「别……别拔出来……快插进去……」杨九妹已经是羞得连脖子都红透了,但是却又不舍得就要来临的高潮,只好轻声的说道:「插进去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想要!」

  「要什么啊!杨大骚屄,本将军很是愚钝,听不太懂啊!」萧宝仍然是用龟头摩擦着杨九妹的阴唇。

  「要……要……要你的鸡巴……」杨九妹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。

  「骚屄,要本将军的鸡巴干什么啊!你要大声的说清楚,不然本将军是不会明白的!」

  「要你的鸡巴操我……操我的屄……操我的骚屄……」杨九妹被萧宝挑逗的已经感觉自己要疯狂了,知道自己如果不说萧宝想要听到的话,萧宝是不会满意的,于是摒弃了自己最后的廉耻,大声地喊道:「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的骚屄!操我的贱屄!求你操死我吧!我的骚屄痒死了!」

  「哈哈……」萧宝得意地大笑着说道:「好,既然你杨大骚屄求我,那我就不客气了!」说罢,大鸡巴对准杨九妹的骚屄,腰部用力一挺,再次连根操了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杨九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叫声,竟是摇起了屁股,配合着萧宝的抽插,嘴里淫词浪语,大声叫道:「啊……大鸡巴……大鸡巴又操进来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骚屄好爽啊……操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……啊……」
  「杨大骚屄,知道我们大辽肉枪的厉害了吧!比以前操过你骚屄的鸡巴怎么样啊?」萧宝狠狠地操着杨九妹的骚屄,嘴里还不忘继续羞辱她。

  「厉害……大鸡巴太厉害了……我的骚屄要被你操烂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……你的大鸡巴是操过我骚屄里最厉害的……啊……操我……操我骚屄……贱屄……浪屄……操死我吧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啊……泄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随着杨九妹一声高昂的淫叫,萧宝只感觉到骚屄中传来阵阵强烈挤压的感觉,一股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了龟头上。而杨九妹也浑身瘫软下去。

  萧宝拔出鸡巴,看到杨九妹的骚屄竟是开了一个小洞,阴精顺着大腿向下流去,得意地笑了起来。吩咐手下的兵丁将杨九妹的枷锁和绑绳解开。没有了束缚,杨九妹便软软地到了下去。

  「起来,你个大骚屄,你是舒服了,本将军的鸡巴可还硬着呢!」萧宝抓着杨九妹的头发,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,强迫她仰着头,恶狠狠地说道:「操你妈的,你个大骚屄,你当是本将军在伺候你啊!赶快躺下,把你那个大骚屄分开,本将军要换个姿势操!」

  杨九妹刚刚泄了身子,浑身软软的,根本没有力气反抗,看着萧宝胯下还杀气腾腾的大鸡巴,吓得小脸煞白,急忙说道:「求你了,让我歇息一会吧,我的屄实在是受不了了!」

  「骚屄受不了,那就操你屁眼,反正你得让本将军舒服了!」

  「别……别……将军……求你了……千万别啊……」杨九妹根本就没有听过这回事,吓得浑身发抖。

  「操你妈个大骚屄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当你是皇后啊!不行,今天必须操你骚屁眼!」萧宝一把把杨九妹扔到了榻上。

  「别别别……我……我让你操屄……我骚屄给你操……我骚屄你随便操……只要不操屁眼,我这骚屄你怎样操都行!」说着,杨九妹分开双腿,对着萧宝说道:「来吧,操我骚屄,我骚屄又痒了,你快来操啊!操我这个不要脸的大骚屄、大贱屄、大浪屄,把我屄给操烂!」为了保护自己的屁眼,杨九妹已经是什么话都可以说出口了。

  「哈哈……」萧宝看到杨九妹紧张的样子,心中充满了征服感,心想:反正这个小娘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今天就暂且放过她的屁眼,让她好好地伺候一下自己。

  「本将军刚刚操你有些累了,现在你自己用骚屄来套我的鸡巴,直到我射出来为止,如有半点差错,本将军定然要将你的屁眼开苞!」说着,萧宝就躺在了杨九妹的身边。

  杨九妹看着躺在身边的萧宝,大鸡巴直指向天,心中哪还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?于是一咬银牙,站起身来,跨过萧宝,蹲了下去。用手握住萧宝的大鸡巴,对准自己的骚屄,缓缓地坐了下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杨九妹又是一声长吟,虽然刚才已经被操了一次,但是萧宝的鸡巴实在是异于常人,仍然是把骚屄撑得严严实实。

  杨九妹在适应了几下以后,便开始大幅度地套弄起来,虽然是被胁迫,但是骚屄中传来的阵阵快感却是自己期盼已久的。杨九妹索性也就放开了身心,忘记了自己的一切,彻底地享受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真大啊……操得骚屄好爽啊……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把我骚屄操烂……我就是个大骚屄……大贱屄……大烂屄……我就喜欢大鸡巴操……」

  「操死你……你个大烂屄……」萧宝在杨九妹的身下一下下地向上挺动着,随着杨九妹每一次下蹲,腰部就向上一挺,使得每一次鸡巴都能操到杨九妹的花心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操的我心里了……操死我……操死我个大骚屄……大鸡巴使劲操……用力操……把我骚屄操烂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亲哥……大鸡巴亲爹啊……操死我吧……」杨九妹彻底放开以后,此时已经是不管不顾,所有的淫词浪语都是脱口而出。

  「我操死你!我操你妈,操你们杨家所有的女人!你们杨家都是大骚屄!」萧宝双手狠狠的揉捏着杨九妹上下甩动的两个大奶子,腰部用力上挺。

  「操吧……操我妈的大骚屄……我们杨家的女人都给你操……都让大鸡巴哥哥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操死我们杨家这些大骚屄……大贱屄……大浪屄……」杨九妹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,两个雪白的大奶子跳动也越来越欢快,萧宝都快抓不住了。

  「操你妈,你个大骚屄,慢点坐,小心给本将军的鸡巴给坐折了!」萧宝用力地抓着杨九妹的奶子,使它们不能从自己的手中跳出去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使劲捏我奶子……我就喜欢男人玩我奶子……我奶子长这么大就是给男人玩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我骚屄……玩我奶子……操……操我……我又要泄了……啊……」疯狂的杨九妹终于又来了一次高潮,软软地倒在了萧宝的身上。

  「骚屄,给我起来!」萧宝一下子翻了过来,将杨九妹压在身下,也不管杨九妹还在高潮的失神中,大鸡巴就开始了次次到底的抽插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我不行了……骚屄受不了了……轻点啊……骚屄真的不行了……求你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骚屄……骚屄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亲爹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再操大骚屄就真成大烂屄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到屄心了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大鸡巴……大鸡巴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妈呀……救命啊……我屄要烂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亲爹啊……你快射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骚屄又要泄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大骚屄……本将军今天就操死你……把你这个大浪屄操烂……让你再也不能挨操……我操你妈……」萧宝双手揉捏着杨九妹的大奶子,大鸡巴飞快地抽插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操吧……你操我妈……我妈骚屄让你操……我和我妈一起让你操……我们是一对大骚屄……专门让男人大鸡巴操的大骚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泄了……啊……」杨九妹的骚屄再次强烈地抽搐着泄了身子。

  「啊……骚屄真紧啊……操你妈个大骚屄……我操你妈……啊……」感受着杨九妹骚屄中抽搐,加上一股股阴精喷向龟头,萧宝腰部用力一挺,大鸡巴死死顶住杨九妹的屄心,射出了自己的精液。

  「啊……」杨九妹的屄心被萧宝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地喷在上面,竟是被烫的紧接着又泄了一次身子。这次竟是直接爽晕了过去。

  萧宝从杨九妹的骚屄中拔出了鸡巴,吩咐手下道:「将这娘们清洗干净,等醒了后本将军要亲自审问。」

  几个辽兵刚要动手,却听得一人说道:「将军尚有大事处理,不如将这女子交予在下,由在下代将军进行审讯,在下定不会让将军失望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